主页 > 常见问题 >

成都商标“恶意抢注”产生三大危害要注意了!

 

 
 
 
成都商标“恶意抢注”产生三大危害要注意了!
 
恶意抢夺有以下三大危害:一是占用他人商标资源。近年来,我国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商标申请,大量的商标申请使得商标资源极其宝贵,也导致了许多商标注册。因此,如果注册商标不是为了使用目的,而是为了占有或交易目的,就会产生注册的真实愿望,需要注册的人不能注册,造成商标资源的浪费。恶意商标抢夺行为符合新“反不正当竞争法”总则的适用条件。可以说:第一,恶意商标抢夺行为发生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第二,恶意抢购商业投标并不是新“反不正当竞争法”明文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最后,恶意商标抢夺行为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损害了诚实经营者的合法权益。商标与特定商品和服务的分离增加了消费者寻找商品和服务的成本。从主观上看,抢先者需要有“恶意”。“恶意”一词反映了行为人的道德评价,但“恶意”不是一种独立的过错类型,其性质属于直接故意范畴。在司法实践中,法官认为判断抢劫犯恶意性质的一般标准是“明知或者应当知道”[2]。可以看出,除了典型的明知过错形式外,实践中主流观点是恶意包括“应当知道”,这是法律推定的过错形式。也就是说,抢占者应当知道“他人的商业身份或优先权利”,可以推定其意图是从他人的善意中获取利润。这一法律推定减轻了原受益方的举证责任。笔者认为,“应该知道”的判断应考虑商标结构和知名度、地理位置、职业等因素。需要明确的是,在商标注册确认制度的基础上,不知情、不知情的优先购买行为是一种合法的商标注册行为。2017年批准的“关于商标确认的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条例”第二十三条增加了“业务”。除申请人证明未预先使用商标的恶意善意外。
 
 
第二,侵犯他人的商标性利益。
 
有些人可能已经在使用商标,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及时注册,或者注册了错误的商标。他们在商标上积累的善意被切断了。这违反了他人的商标利益。恒鑫公司不同意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重审。最高法院于2017年12月29日作出裁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随着恒鑫公司再审的胜利,“泰山衡信”案的曲折终于可以铸造出美甲销售。通过衡信公司的第一次审判,泰山恒鑫公司的权利案件终于可以投出并出售。令人欣慰的是,各方也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在这种情况下,简单地说,问题是没有及时注册商标。回首那条摇摇欲坠的商标之路,如果恒信公司回到起点,商标是否仍然重要。恒信公司的老板陈树莱特别感慨地说:“经过十多年的诉讼,我认为在目前的社会经济条件下,我们当中有不少人仍然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所以,我想给所有企业家一个忠告:风险知识产权第一,公司名称,商标,专利等方面的预先保护。如果发生侵权行为,我们必须敢于拿出法律的武器,与违法行为作斗争到底。只有这样,每一个维护知识产权的人的社会习俗才能从整个社会层面上形成。“所谓的“兵马先动,食草第一”,以及在商业战争中的粮食、草等知识产权,更需要走在第一位。事实上,恒鑫只是众多在商标道路上落后的初创企业之一。面对一些已经走上道路和走上道路的企业,我们认为及时保护相关商标是非常重要的。不要让过去成为连续的意外。
 
第三,成都商标“成都商标恶意抢注”,有可能侵犯消费者的权益。
 
“成都商标恶意抢注”的商标可能会导致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比如,消费者本来想买A商家的产品,结果买成了B商家的产品。那么这个产品的质量和消费者所期待的就不一样,从而侵犯消费者的权利。
 
从商标构成角度分析,成都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包括: 
(1)申请注册多件商标,且与他人具有较强显著 性的商标构成相同或者近似;
(2)申请注册多件商标,且与他人字号、企业名称、社会组织及其 他机构名称、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称、包装、装潢 等构成相同或者近似;
(3)围绕他人具有较高知 名度的商标在多个商品或服务类别上进行注册; 
(4)将他人商标进行拆分组合或同音、形似替换 以及采用名人姓名的谐音。 
 
从特定关系角度分析,成都商标恶意抢注的行为,包 括:(1)未经授权,代理人或者代表人以自己的 名义将被代理人或者被代表人的商标进行注册; 
(2)抢注人与在先使用人具有前一条中所述行为 以外的合同、业务往来关系或其他关系而明知该 他人商标存在。 
 
从注册后的行为角度分析,成都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包 括注册后高价兜售、许可商标的行为和进行恶意 侵权诉讼的行为。
综上所述,首次使用并具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恶意抢占、未注册驰名商标、未注册商标、未注册商标,可以用新《反不正当竞争法》总则和第六条对商标恶意抢占进行规制。根据该法第17条和第18条,恶意抢占商标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包括停止违法行为。赔偿律师费等损失,处以罚金等,增加恶意抢占者的违法成本。值得一提的是,在抢占成功后,如果恶意抢占者仅将抢占商标作为恶意侵权诉讼的武器,则该恶意抢占者构成对知识产权的滥用。最高人民法院在“格利斯案”中明确指出:“王瑞勇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标权对公司正当使用提起的侵权诉讼,构成对权利的滥用。”笔者认为,在恶意抢占人滥用诉讼权利的情况下,司法判决不能仅仅拒绝其诉讼请求,对于情节严重的,应当责令其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