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见问题 >

成都公司商标显著性判断真的难么?教你从这3个角度分析

 

 
 
成都公司商标显著性判断真的难么?教你从这3个角度分析
 
在检验成都公司商标是否可注册时,突出性是首要标准。笔者认为,应当考虑两个因素:主观上,相关公众应该能够将商标识别为商标;客观上,标识应该能够区分商品或服务。在司法实践中,上述两个因素的主观性相对较强,导致商标显着性的判断成为商标许可实践中一个较为困难的问题。
 
从商标功能的角度,提出了“具体对应”商标判断标准:
 
从理论上讲,商标是否可以注册,取决于商标是否重要。使有关公众能够将其确定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并在此基础上区分同一商品或服务的不同提供者。因此,商标的独特性包括两个层次:区别和区分。其中,可识别性是指构成商标的标记能够使消费者识别和记忆,并能够发挥指示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区别性是指能够区别于其他商标,用于相同或者相似的商品或者服务的、不完全相同或者相似的、不会引起相关消费者混淆的商标。商标是否可以注册为商标,最重要的是它是否具有识别商品或服务来源的功能,即是否具有可识别性。如果商标未被有关公众认为是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则该商标缺乏注册为商标的合法性和合理性。商标识别的效果只是使消费者认识到使用商标的商品或服务来自特定的提供者,谁不是商标的识别功能。如果商标的识别功能不是使有关公众能够识别商品或服务的来源,而是使相关公众能够识别特定的商业实体,也就是说,如果商标与其之间的一对一通信或“唯一通信”。le控制器是商标注册的重要特征,因此商标的识别具有个人属性。显然,这不是商标注册阶段的法律要求。同时,根据《商标法》的显著性规定,缺乏固有显著特征的商标,不得注册为商标,但不得禁止。也就是说,法律不禁止市场主体在经济活动中使用这种标志,任何人都可以自由使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通过使用获得显著特征的条件被设置为对应于唯一控制器的商标,即,只有一个主体使用该标志,则由于缺乏现实性和合理性,它将没有应用空间。事实上,一个没有明显特征的标志能够被注册为商标,是市场客观选择的结果。只有当某一市场主体长期大量使用以使相关公众能够识别原本不具有显著特征的标志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标志时,法律才能确认这一客观现实。“特定对应”的标准要求商标能够指向特定的主体,而用户是否必须是唯一的主体是无关紧要的,这是商标独特性要求在商标识别中发挥作用的体现。如何判断标记的使用,形成一个“特定的对应关系”,本文接下来进行分解。
成都公司商标显著性判断真的难么?教你从这3个角度分析
 
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司法实践中,从事实的角度对“独特对应”的角度分析商标判断标准,都曾一度认为应达到“独特对应”的标准才能获得显着性。
 
在“商标授权的司法审查”一书中,“通过使用获得显着地位实际上是一个标志,表明商标本身没有明显的特征,因此不能注册”。标志与单一主体之间有一个独特而稳定的联系,是以实际使用方式建立的,从而使有关公众可借该标志识别该商品的来源。“还有学者认为,“为了确定没有内在意义的商标通过商标的使用而具有重要意义,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在有效的注册的整个地理范围内,”同一或类似服务中相同或类似商标的唯一控制人“。实现与单一主体建立独特、稳定的联系和对同一或类似商标进行独特控制的目标当然是重要的,这可以说是实现独特性的完美境界。也是商标法确立商标专有权保护的最高境界。俗话说:“清澈的水,没有鱼。”这种完美的要求,在现实中可能是无法证实的,而且几乎不可能存在。这是因为,无论有多少证据,无论多么充分,都不能证明标记与使用主体之间的唯一对应,当然,使用事实推定可以解决这一困境。但推定的唯一对应关系是法律事实,反证也可以推翻这一关系。同时,如果我们坚持这一标准,在商标失效的情况下,一旦市场上发生侵权行为,特别是多主体、大规模侵权行为存在时,是否只有相应的关系才会被摧毁,商标的权利基础就会动摇?这显然不合逻辑。
 
从《商标法》角度对“唯一对应性”的反思
 
我国《商标法》中并没有“唯一对应性”的概念,司法解释中亦不存在这样的规定。同时,我国《商标法》遵循的是申请注册制兼虑及商标的在先使用,商标注册时考察显著性并非以商标控制人与商标形成“唯一对应性”为条件。例如,《商标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该条款暗含申请商标注册时,他人可能已经在使用相同的商标,但只要商标申请人非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且该在先使用商标不具备一定影响时仍然可以获准注册之意。由此可见,《商标法》对于申请注册商标并非以商标控制人与商标形成“唯一对应性”为条件。同时,《商标法》第五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商标注册人申请商标注册前,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该使用人在原使用范围内继续使用该商标,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适当区别标识。”该条款更明确表明商标申请注册之前,尽管他人已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先于商标注册人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仍然予以注册并允许在先商标在原有范围内继续使用。由此可见,我国《商标法》并未将商标申请注册时商标控制人与商标形成“唯一对应性”作为申请注册的条件,亦未将其作为获得显著性的条件。
 
《商标法》前述条文的规定是充分考虑了商标经过使用而获得显著性以及商标经过使用获得一定保护的,这些考虑使得商标与商标控制人之间不可能形成“唯一对应性”的关系。
 
温馨提示:成都公司商标的显著性审查风险评估
 
第一,在商标初步审查阶段,商标局会主动审查显著性问题,认为不具备显著性的,下发驳回通知书;申请人可以向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复审,复审通过的,予以公告。但是,驳回复审程序需要9个月至一年的审查周期,也就是说,通过驳回复审程序争取到初审公告的,在时间上需要延缓9个月至一年的时间。
 
第二,商标通过初步审定后有3个月的公告期,在此期间内,任何人均可以缺乏显著性为由提出异议。异议审理周期在1年左右,异议理由成立的,商标局裁定对商标不予核准注册;商标申请人可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起复审,复审的时间周期一般会超过1年。
 
第三,商标注册之后,任何人均可以缺乏显著性为由提起无效宣告,且不受5年的无效宣告期限限制。在此阶段被无效宣告的商标,会被视为权利自始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