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见问题 >

如何分析销售商品与销售平均价格的侵权行为认定方法与条件?

 

  如何分析销售商品与销售平均价格的侵权行为认定方法与条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的规定,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卖方不知道自己是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可以证明该商品是由自己合法取得的,供应商不承担赔偿责任。可以认为,销售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应视为侵权行为,侵权行为的成立不应以行为人的主观过错为依据。但是,在主观善意和法律渊源证明的情况下,可以免除责任。

  (1)主观善意的认定。

  对于主观善意,即被告不知道这是一种侵权商品,它涉及被告的注意义务。一般来说,所售货物的能见度越高,被告的注意义务就越高。此外,商品的购买价格、卖方的经营规模和专业性以及商品本身的特点也会影响到注意义务的程度。例如,在侵犯商标专用权的宜宾五粮液有限公司诉深圳富邦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一案中,法院认为,虽然被告辩称,他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购买了本案涉及的伍亮液,但不知道所涉及的五粮液是假冒的商业产品。注册商标没有主观过错。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九条规定:“食品经营者购买食品,供应商的许可证和食品资格证书应当审查。“白酒流通管理办法”第十五条规定:“经营者购买白酒商品,应当向第一供应商取得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生产许可证(有限制造商)”、“登记表”、“酒类销售许可证(有限制造商)”等。法庭认为,被告是经营者,他购买所涉五粮液的目的是为了转售的利润,因此原告有义务以法律规定的方式购买货物。被告在购买涉及本案的五粮液时,没有审查供应商的相关许可、其主观过错,因此被告的论点未被接受。

  (2)合法来源的认定。

  对于合法来源的认定,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被告能够提供发票、购货合同、汇款依据依据出货单、送货单、入库单等材料并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链的,可以认定为被告证明了所售侵权商品具有合法来源。

  根据上述《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在无法查明侵权产品标价或实际销售价格的情况下,按照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计算。在司法实践中,一般由案发地物价部门对相关被侵权产品进行价格认定,并出具价格认定结论书。然而,各地物价部门对于相关规定的理解及操作不尽相同。

  (一)销售商品价格对象认定条件

  委托物价部门进行认定价格的目的,是对被侵权产品(即真品)的市场价格予以核实,以根据《解释》第十二条之规定将该价格用以计算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因此,认定的对象应是真品的市场价格。在笔者办理的一些案件中,部分物价部门对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价格或市场中同类产品的成本价格作出认定,这是对相关规定的错误理解。

  (二)销售商品进行价格的认定条件

  在实践中,一些公安机关可以查清商品实际销售价格,但仍委托价格部门确定侵权产品的价格。作者认为,这是值得探讨的。如上所述,确定佣金价格的目的是核实侵权产品的市场价格,并计算未售出侵权产品的价值。根据国家发改委价格认证中心2013年发布的“侵权和假冒商品价格确定办法”(以下简称“规定”)第6条的规定,凡发现侵权或假冒商品标价或实际售价的,原则上不予定价。因此,如果案件能够找到实际销售价格,则未售出侵权产品的价值应直接根据实际销售价格计算,而不需要确定价格。只有在侵权产品的价格标签和实际销售价格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价格部门才能确定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以确定未售出侵权产品的价值。

  侵权产品实际销售平均价格的认定和适用方法

  《解释》第十二条明确了未销售侵权产品价值的认定方法:对于制造、储存、运输和未销售的侵权产品的价值,在可以查明的情况下,首先应按照标价或者已经查清的侵权产品的实际销售平均价格计算。

  (一)实际销售平均价格的认定条件

  实际销售平均价格的认定,应综合考虑全案证据,结合销售单、记账本、银行转账记录、嫌疑人或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证人证言等证据予以认定。在一些案件中,有办案机关在无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以“疑罪从轻”为由,仅根据行为人自行供述的价格认定未销售侵权产品的价值。笔者认为此种做法有失偏颇,也违背了《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基于行为人趋利避害的本能,其往往会违背事实交代极低的所谓“实际销售价格”。因此,应结合全案证据综合判断是否予以采纳。在仅有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供述的售价这一“孤证”的情形下,应按照《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适用被侵权产品的市场中间价格来认定侵权产品的价值。

  根据“关于在处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中具体适用法律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非法经营的数额是指实施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人、制造、储存、运输和销售侵权产品的价值。在假冒伪劣案件中,侵权者尚未售出的侵权产品价值是非法经营金额的重要组成部分,往往是定罪量刑的关键。在实践中,司法机关对假冒伪劣注册商标案件中扣押的未售出侵权产品的价值有不同的认识,需要进一步梳理和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