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见问题 >

3个典型案例分析:为什么啤酒瓶回收再利用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

 

  3个典型案例分析:为什么啤酒瓶回收再利用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

  由于回收啤酒瓶的目的是为了节约能源和保护环境,因此应积极消除原商品容器上的商标信息,因为这不仅与环境保护的目的无关。可能侵害他人商标权益,误导消费者。因此,采取积极合理的措施去除和抹黑他人商标信息,是商标法期待集装箱再利用的行为。但是,这种情况也有例外。如果删除他人商标信息的成本很高,“法律不强加于人”,也可以采取其他合理的手段加以调整。例如,原始商标信息是以合理可靠的方法覆盖的(例如,直接覆盖自己的商标信息对原始商标信息)。然而,成本高并不是商标侵权的绝对抗辩。如果回收容器的原始资料在技术上被移走或方便地覆盖,如果它在容器中非常显眼,而且仍能向消费者提供强有力的来源指示,则应予以放弃。

  典型案例1:浙江喜盈门与百威英博回收啤酒瓶商标侵权案

  对于将带有他人商标的商品进行回收利用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行为,比较典型的案例是“浙江喜盈门啤酒有限公司与百威英博(中国)销售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在该案中,喜盈门公司认为其回收并利用啤酒瓶的方式不属于商标性使用,属于合理使用,但是法院认为如果仅仅是将回收的其他企业的专用瓶作为自己的啤酒容器使用,且附加相关标记未引起相关公众混淆和误认的,该使用方式不构成侵权。但啤酒生产企业未采取正当方式使用回收啤酒瓶,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构成商业性使用,应承担侵权责任。

  典型案例2:燕京广东与京都公司回收啤酒瓶商标侵权案

  燕京广东公司生产的啤酒瓶在距瓶底约3CM处正反面烙有“YAN JING BEER”凸感文字,该文字需近距离细看方能辨识。燕京广东公司用该类啤酒瓶灌装的成品,在瓶颈及瓶身正中部位贴有“燕京鲜啤”纸质标识,瓶身部贴标主色调为金黄色、贴标中部有一椭圆,约占贴标面积2/3,居中有“燕京精品鲜啤”六字将椭圆等面积横切。椭圆内印有一金黄色呈流线型类酒瓶状图形,该图形的外围以绿色填充。瓶身贴标下方有“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公司出品”一行小字,瓶颈贴有“燕京啤酒”黄色贴标。

  京都公司为“赣威”商标注册人,核定使用商品为啤酒。京都公司从市场上回收其他厂商的啤酒瓶用于灌装其自产的啤酒。其回收的啤酒瓶中包含烙有“YAN JING BEER”字样的啤酒瓶。京都公司将回收的啤酒瓶瓶身贴上大小不一的两处贴标,整体均呈蓝白色,其中瓶身大贴标左上角有一蓝色的小圆圈,圈内标注“赣威”字样,贴标正中略上部位印有五座尖顶式建筑,建筑底座正下方往下依次标有“Jingdubeer”、“冰纯啤酒”字样。在大贴标对侧有一小贴标,小贴标上有“Jingdubeer”字样,小贴标下方标注了京都公司的名称、地址及联系电话。京都公司用于包装“冰纯啤酒”的纸箱外包装图案与其瓶身贴标图案大体一致。

  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京都公司将其回收的啤酒瓶贴上京都公司的“赣威”商标、公司地址及联系电话的纸质标识,明确告知消费者该产品系京都公司生产,贴标中的图案及文字均与燕京广东公司的啤酒产品区别明显。虽然啤酒瓶上烙有“YAN JING BEER”字样,但因该文字处于瓶体偏低部位并与啤酒瓶身同色且呈透明状,使得该文字与整个酒瓶浑然一体,消费者不近距离察看难以辨识。

  典型案例3:美国HEWLETT-PACKARD与Hall牌咳嗽药片回收商标侵权案

  美国报告说,重新包装或再装瓶必须表明关于该商品的下列信息:该商品是重新包装或重新装瓶的;重新包装或再装的商品不是原商标所有人生产的商业产品;重新包装或重新装瓶的人的姓名;重新包装或重新装瓶的货物不应使用原始商标突出显示(大字体、不同颜色和大小)。然而,如果重新包装或重新装瓶制造了一个错误的印象,一个修复和回收的产品仍然是原件,上述披露将不再适用。例如,在更换、重新包装和销售带有“惠普”商标的打印机墨盒时,被告在墨盒和墨盒上都使用了“Hewlett-Packard”商标,这很容易使消费者相信商品是真实的。当产品被修理、回收和销售时,如果该产品不符合商标所有者要求的质量控制标准,则修复或回收行为将损害商标所有人的商誉。美国法院已发布初步禁令,禁止出售过期的霍尔止咳药。在一起案件中,法院裁定,当修复或回收的货物重新进入商业流通时,仍可在修复或回收的货物上使用原商标,但必须将该商品明确标记为“修复或回收商品”。在另一个案件中,法院认为,如果一种商品作为一个整体进行了翻新,则即使货物标有“修理或再制造”的标记,原商标也不能再用于销售货物。此外,如果商品的必要和核心部件被替换,该产品可能不再使用原商标。

  (二)商标侵权与回收利用商标信息处理方法

  如果说回收容器上对他人商标信息应当尽量减弱、消除影响,那么对自己的商标信息则正好相反—应当尽量明示和放大影响,从而抵消原有商标信息对消费者的混淆作用。因此,对于自己的商标信息不但应当用醒目字体标出,而且应当在显著位置上标出。

  与之相对,如果利用他人容器的制造商虽然标出了自己的商标信息,但是却使用远远小于原有商标信息字体、造型的方式,实际就会产生一种“反向强调”的效果,变相突出了原有的商标信息,究其本质,仍然是希望搭乘原有商标的商誉从而误导消费者。例如,在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协会(AIPPI)2008、2009年举办的关于“知识产权穷竭与产品的修理和回收利用”和“商标侵权与回收利用、修理、重装和装饰性使用”两个论坛中,阿根廷参会的报告中就提到,当被告在发布修理割草机广告时,突出使用原告的商标“Singer”(大字体),并且没有提及或使用非常小的字体提及修理服务提供者的名字,则构成商标侵权。

  综上所述,瓶身烙有特定文字的啤酒瓶被回收后,回收者显著标识自己的商品信息,阻断自己产品与瓶身原有特定文字的联系,应认定该回收利用行为是将酒瓶作为容器用途,不构成商标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