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常见问题 > 商标申请知识 >

如何从法院角度判断商标显著性,请把握好这3个判断原则

 

 
 
如何从法院角度判断商标显著性,请把握好这3个判断原则
 
 
以商标与指定商品或者服务的关系为判断原则
 
如上所述,商标意义的判断主体是相关公众。相关公众必须是使用商标指定的商品或服务的相关公众。商标的重要性应从商标与指定商品或服务之间的关系来判断。重要性判断中最重要的是量化阈值问题,即待核准或者核准注册的标记的重要性的高度是多少。根据《商标法》第九条的规定,申请注册的商标应当具有鲜明特征,易于识别。这里的“显著特征”和“易于识别”是商标申请的突出要求。然而,商标法并没有直接规定如何判断其重要性。《商标法》第十一条对此作了相反的规定,即从不具意义的角度出发,只标明该商品的一般名称和数字、型号的标记或直接标明质量、主要原材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商品的Y、其他特性不得标注,不得作为商品登记。因此,商标权的司法认定的具体意义与司法证据相结合。内在标志商标是指商标的标志最初是用来传达产品源于消费者而不是合理地理解为描述或装饰产品的使用它。标志与内在意义或本来就不存在于普通语言或符号,这是利用他们为自己的产品或服务的参考了;或者,虽然他们存在于普通语言或符号,他们的产品没有连接或他们使用或打算使用的服务。根据高强度低的内在意义的标志可分为虚拟标记任意标记暗示马克描述性商标和通用标志。虚拟标志是为作为一个商标的目的的标志,这是最适合作为商标具有最强的意义。任意标记的意义是仅次于假设的标记,具有商品或服务的相关性。提示性标志一般象征着自然,质量或特点的产品或服务,使用它,但不描述它,需要一个部分的想象力来鉴定。暗示标记具有一定的意义。描述性标志不明显是因为其产品的质量,但他们也可以作为商标受到保护,法律是否得到凸显。一个普遍的标志是一种产品或不能用作商标服务的通用名称,是否获得了第二含义,不能作为商标注册。在司法实践中,任意标志意义的判断,隐含的标志和描述性商标往往成为案件审理的难度,特别是后两者之间的区别更是决定性的。
 
 
商标显著性判断主体判断原则:为商标所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的相关公众
 
虽然商标显著性的判断是商标授权确权机关工作人员或法院审理商标授权确权案件的法官工作的重要内容,但是,他们在作出商标是否具有显著性的判断时应以"相关公众"为判断主体,应以相关公众的认知状态或认知水平来判断某标识是否具有显著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商标法所称相关公众,是指与商标所标识的某类商品或者服务有关的消费者和与前述商品或者服务的影响有密切关系的其他经营者。从商标民事侵权的角度讲判断两商标是否构成混淆是以相关公众的视角为标准,同理,在判断某一标识是否具有显著性时亦应从相关公众的视角进行判断。这主要是因为商标的功能在于消除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关于商品信息的不对称,减少消费者的搜寻成本。经营者选择某标识作为商标,目的是发挥该标识区分商品来源的作用,是否能够实现这一目的取决于消费者是否能将该标识作为商标予以识别。因此,无论是在商标申请审查阶段还是司法审查阶段,审理者均应从相关公众的视角进行审查。学术界有声音批判我国商标审查机关对于相关公众的认知没有给予充分考虑。实际上,相关公众能否通过某标识识别产品或服务的提供者在实践中都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标准。姑且不论审理者能否切实将自身还原成相关产品或服务"相关公众"的认知状态,单就相关公众具有一般认知水平后就某标识是否具有显著性的判断亦必将存在差异,因此,具有主观性的裁判主体很难就显著性问题作出统一的裁判。有鉴于此,为了实现就该问题的统一裁判,尽可能形成较为客观的标准,显著性问题可以通过举证的方式进行证明。申请主体应提供证据说明某标识具有显著性,审理者若基于相关公众的认知作出某标识不具有显著性的判断则需要提供证据进行证明。特别是将某标识认定为通用名称、描述产品特点、产地等均需有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不能仅凭个人经验或知识水平就得出该标识不具有显著性的结论。
 
企业在对商品进行推广和宣传时,要介绍商品的种类、型号、质量、功能等特征,如果这些要素被注册成商标,被某一个企业独占,别的企业如果在宣传时使用了这些介绍性的词汇,就会构成侵权,所以上述这样的标志不能注册为商标。
 
例如,不能将“双黄莲蓉”注册在月饼上,也不能把“威士忌”注册到酒精饮料上。
 
但是,没有显著性的商标并不是绝对不能注册。
 
类似通用名称等本来没有显著性的标志,如果通过使用和宣传推广,与特定的企业建立了稳定唯一的联系,消费者一提到这个商标,就会立马联系到某个企业和它提供的商品或服务。那么,本来没有显著性的标志,也就获得了显著性,可以成为商标进行注册。
 
不过,显著性是相对而言的概念。在某一类商品上没有显著性的标志,用在另一类商品上可能就十分新颖,具有很强的显著性。
 
例如:把“蓝牙”注册在手机通讯技术上,由于蓝牙本身就是一种手机通讯技术,这明显是不具有显著性的。但如果将“蓝牙”作为商标注册到饮料上,因为“蓝牙”和饮料没有什么联系,“蓝牙”就变得有显著性。
 
 
商标显著性判断应遵循整体判断原则
 
商标显著性原则作为一个整体是商标显著性判断的基本原则。如果描述性要素不影响整体同一性的意义,或其表达方式使其显著性超出其描述性意义,则标记不会因为其描述性要素或描述性意义而失去其意义。例如,在“李斯特林健康白”一案中,虽然自称商标含义的“健康白色”可以翻译为“健康白色”,但使用化妆品美白漱口水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表明产品的功能。然而,商标的重要识别部分是李斯特林,它能充分发挥商标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因此,诉讼商标作为一个整体具有重要意义,可以注册为商标。商标显著性的总体判断原则应与商标显著性部分的保护相协调。也就是说,虽然描述性要素包括在整个商标和注册中,但商标注册人不能获得对描述性要素的专有使用权或禁令。公众仍然可以用描述性原则来表达其原意。商标注册人无权禁止他人使用其注册商标中包含的描述性要素。
 
宏观来说,商标的显著性,可以将一家企业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与其他人提供的区分开来,想要商品在竞争之中脱颖而出,商标的显著性就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
 
显著性是一个标志成为商标最基本的条件,把没有显著性的标志拿去申请注册商标,是会被驳回的。
 
商评委认为,腾讯的申请商标由纯文字“小程序”构成,相关公众一般情况下,不易将这三个字当做商标加以识别,缺乏作为商标应有的显著特征,而且腾讯所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证明申请商标“小程序”,经过使用已获得可作为商标注册的显著性。
 
除了腾讯申请“小程序”商标死于“显著性”之外,还有小米申请注册“爱视频”、阿里巴巴申请注册“轻定投”,最终都是由于“缺乏显著性”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