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申请专利代办_成都注册商标申请代办公司

主页 > 新闻中心 >

成都商标侵权赔偿、损失五种计算法,学会商标注册不怕吃亏!

 

 
成都商标侵权赔偿、损失五种计算法,学会商标注册不怕吃亏!
 
 
法定赔偿计算法
 
第十六条解释:“难以确定侵权人取得的利益或者侵权人因侵权而遭受的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确定赔偿金额,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法律赔偿是有先决条件的,只有在无法计算前两种方法时才适用。法律赔偿由法官自行决定,在500000到500000元之间,范围太大,法官不能在500000元以下决定0至500000元,但请放心,法官也不能随意说。第十六条第二款的解释:“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金额时,应当综合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限和后果、商标的声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许可的类型和时间、侵权的范围和合理费用。”法官应根据规定的各种因素进行综合考虑,其中商标许可相对适用。在实践中,一些法院根据许可费直接计算侵权赔偿,根据许可费计算赔偿。赔偿金额可能超过500000元。无论哪种赔偿是不愿意看到的,我希望我们仍然可以以身作则,不要试图通过不正当的手段侵犯商标,毕竟没有泄漏,迟早会受到法律的惩罚。
 
“法定赔偿计算法”在实践中使用率最高,原因绝不是偶然的。对于大企业而言,法定赔偿给企业带来的赔偿金额往往仅仅略高于诉讼成本,但由于举证成本低、诉讼效率高,对于那些以维护品牌为主要目的并不计较诉讼收益的大企业而言,“法定赔偿”法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对于小企业而言,不但举证难度低,调查成本小,而且法定赔偿的数额往往符合其诉讼心理预期,有时甚至还能获得预期之上的的收益,因此不但不排斥这种计算法,有时甚至还会对结果心满意足
 
 
惩罚性赔偿计算法
 
 
惩罚性赔偿计算法”在判赔数额和诉讼收益方面位列本文五法之冠,但是其举证难度之高和调查成本之巨同样位列本文五法之冠,这就合理地解释了下面这种现象:现行商标法早于2014年5月1日生效,但不完全统计表明,商标权人主动主张惩罚性赔偿的案例可谓“凤毛麟角”,而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判决更是寥若晨星;[1]而“商标法惩罚性赔偿案例难寻”“难落地”“仍难起步”甚至成为媒体报道和专业研讨的标题。[2]按照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的规定,要适用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需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侵权人主观上是“恶意”的;第二,侵权情节在客观上是“严重”的;第三,计算方法是“权利人损失”、“侵权人获利”或者“许可费用倍数”乘以某个合适的系数。而从举证的角度而言,这三个条件都充满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
 
 
权利人损失计算法
 
 
第十五条解释:“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可以根据权利人侵权行为造成的货物销售减少或者侵权商品单位利润与注册商标商品的乘积计算。“这种方法在实际中难以应用。我们不能简单地认为销售下降是由于侵权。销售下降的原因有很多,每一种产品都有其生命周期,在产品寿命结束时必然会下降。如果产品处于黄金时期,销售额可能不会下降,你如何计算?单位利润下降也有千万种原因,有时厂商为了扩大市场份额,自行降价,那么单位利润必然下降,这与侵权者无关。目前,在实践中很少见到以这种方式计算补偿。
 
在我国商标法条文中,“权利人损失计算法”位列赔偿计算法首位,原因可能在于立法者认为这种方法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商标权人。首先,从举证难度上来看,自己的损失自己当然最有能力证明,相应的,由于信息优势,举证成本也不会太离谱;其次,由于精确地掌握自己的损失,索赔的数额自然就有充分事实基础,在获得法院支持的前提下能够充分填平损失;再次,由于举证充分、事实清楚,胜诉几率自然很大。上述的推理本来很符合逻辑,然而实践中却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从前述的各项指标不难看出“权利人损失计算法”对于不同规模的企业意义完全不同, 
 
 
权利人所得计算法
 
首先,从举证难的角度看,这种计算方法明显大于“权利人收入计算方法”,因为侵权证据掌握在侵权人手中,自然需要更多的证据来打破信息的不对称。无论企业规模大小,这种增加的证明难度是一样的。其次,在调查成本方面,由于信息不对称,需要支付比“股东损失计算法”更多的人力和财力资源。第三,从赔偿金额的角度看,本法的计算依据是侵权人的收入。因此,对大型企业而言,总体结果低于债权人损失法的计算结果,诉讼效益大致相同。对于小型企业来说,影响要比以往的方法要小。对于侵权人因侵权而获得的利益,严格按照金融制度进行计算是非常复杂的。一是在实践中几乎不可能获得侵权人完整、真实的财务记录。第二,侵权人可能实际上没有盈利,例如,当侵权行为首次被发现时,所有的货物都没有售出,或者销售量很小,这不足以支付预包装费用。最高法院的解释进一步简化了这个问题。第十四条解释:“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侵权所得,可以根据商品的产品销售量和单位利润计算;不能确定商品单位利润的,按照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计算。
 
   
许可费倍数计算法
 
 
许可费倍数计算法”建立在许可合同基础之上,因此,对于与第三人存在许可关系的企业而言,举证和调查都非常容易,原告只需拿出已经履行的许可合同,法院审查认可后就可据此为参照得出判赔数额。本法未能被广泛采用的原因在于有效的许可合同依据太少:有的权利人从未许可过商标,自然无法提供许可费用的证据;有的权利人虽然签署过许可合同,但实际上并未履行;有的权利人虽然可以拿出相关证明,但和侵权事实在使用类别、使用时间、使用范围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因此事实上无法参照。
 
 
1)按被侵权人所受的实际损失额请求赔偿;
 
2)将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的利润指成本外的所有利润作为赔偿额。
 
3、对著作权侵权的损害赔偿,著作权法仅规定了侵权造成损失应当负赔偿民事责任的原则。一般认为著作权侵权损害赔偿范围,应当包括侵权行为所造成的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如商业信誉损失,必要用于诉讼的费用等。赔偿的数额,应将侵权人的非法所得与被侵权人通常行使著作权或与著作邻接权收益接合起来考虑确定。
 
反不正当竞争损失赔偿的计算有两种。
 
1)按被侵害的经营者的损失计算赔偿,该损失范围应当包括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
 
2)受侵害的经营者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以及被侵害的经营者因调查该经营者侵害其合法权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所支付的合理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