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申请专利代办_成都注册商标申请代办公司

主页 > 新闻中心 >

如何避免海外平行进口商标侵权?

 

 
如何避免海外平行进口商标侵权?
 
平行进口商标的正当性前提是国内外商标权主体的同一性,平行进口商标起源于知识产权穷竭理论,特别是知识产权的国际穷竭理论。平行进口合法性的前提是,商标所有人通过第一次销售相关商品已经获得了与其无形财产价值相匹配的回报,承运人的自由流通不会不合理地损害商标所有人的利益。但是,基于商标权的区域性原则,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权所有者往往存在着不同或不同的特征,因此需要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当同一商标属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不同主体时,不存在商标权的穷竭,相关行为属于不同主体的控制,当然也不存在平行进口的合法性问题。除了上述极端情况外,商标所有人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销售自己,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被商标所有人出售,或者即使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权属于不同的主体,但也存在着联盟、合作、母公司、授权等其他关系。根据平衡商标权穷竭利益的原则,在相关主体获得相应收益的前提下,应当认为商标所有人直接或间接地获得了相应的收益。此时,我们不应限制知识产权所有者处分知识产权载体的财产权,即承认商标平行进口的合法性。
 

如何避免海外平行进口商标侵权?
1.销售商仅有合法的进口手续,不足以构成商标侵权的免责事由。判断销售商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仍应以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三)项规定的构成要件为依据:
 
(1)该销售商是否不知道且不应当知道该产品属于侵权产品;
(2)其销售的产品是否有合法来源;
(3)是否能够指明提供者。
 
2.在销售过程中搭赠印有“试用装”、“赠品”等字样的产品,仍属于销售行为;若该产品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则搭赠产品的销售商亦构成商标侵权。
 
一般来说,在平行进口商标的情况下,应以原装销售为原则,即使以原商标的形式销售相关商品,也不存在修改、装配、更换包装等问题。否则,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构成商标侵权。当然,在改变商标标志的情况下,值得讨论的是原来的商标并没有改变,而是增加了有关的元素,例如在有关的英文商标标记中加入中文标志,或加入分标签等。在增加翻译的情况下,消费者可能会对商标标志有新的认识,从而导致商品和服务来源的混乱或相应关系的弱化。并在相关市场上改变了原商标的含义和相应的认定。因此,应构成商标侵权。在添加贴纸时,必须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如果相关的标贴只是对原商品与商标之间关系的描述或对原销售行为的客观解释,则原商品与原商标的对应识别关系没有发生变化。而在商标授权或商标法意义上,原商标所有人与原商标所有人之间没有特殊关系的,其行为本身不应被视为构成商标侵权。当然,原来的销售并不包括销售路线和商品价格的变化。例如,商品价格本身的变化是平行进口行为的主要驱动因素。正是由于不同市场利益和相关进口商利益的不同,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是市场经济的本质属性。商标所有人或相关权利持有人在追求差异的过程中所遭受的损害是一种中性损害,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是无可指责的。此外,商品销售方式的改变,如离线销售到网上销售,本身也在有关市场参与者的经营自主权范围内,前提是满足原产品和标签,也不损害商标与商标所有人之间的关系。在“亚阳”商标侵权纠纷和“大班”月饼商标侵权纠纷中,法院还认定销售渠道或渠道的改变对商标侵权没有影响。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本法所称商标的使用,是指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用于识别商品来源的行为。本案中,海安天仁公司使用雀巢公司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的“Nestle及图”和“BEBA”标识的行为主要包括以下几种:①进口、分装、销售带有涉案商标标识的奶粉,②在中国境内委托案外人印制带有涉案商标标识的奶粉包装盒及宣传材料,③在召开发布会的主席台背板及讲台上使用涉案商标标识,④在与经销商签订的代理合同中使用涉案商标标识,⑤在其注册的3个网站中使用涉案商标标识,并展示带有涉案商标标识的奶粉产品。依据上述法律规定,海安天仁公司的上述使用方式均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构成商标性使用。但雀巢公司主张其他网站对海安天仁公司召开发布会的内容及照片进行报道转载,亦属于海安天仁公司的使用行为,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一)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的;(三)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本案中,海安天仁公司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上述使用涉案商标标识的行为经过雀巢公司的许可,亦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所谓的供应商德国IAS公司的主体资质及其系经雀巢公司或其下属企业授权的经销商;经比对,海安天仁公司进口、分装、销售的奶粉产品与雀巢公司及其下属公司所生产销售的Nestle BEBA系列产品包装均不一致,且雀巢公司明确否认与IAS公司、海安天仁公司之间存在任何关联。因此,本院认为海安天仁公司的上述行为,均侵犯了雀巢公司对涉案商标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当然,在判断相关平行进口商品的宣传行为与原商标权人是否存在特定关系或相关可能性时,需要结合平行进口商品宣传行为对原商标的使用情况、进口商的主观意图,原商标权人的知名度、原商标的显著性、知名度等情况进行个案综合判断。
 
一般来说,涉及商标的知名度越高,平行进口商品对平行进口行为本身越模糊,商标的使用越突出,商标侵权的可能性就越大。正如Fendi案所表明的那样,平行进口虽然可以防止非法进口,但进口商和相关销售商不当和突出地使用标识将被视为商标侵权。商标侵权判定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商标平行进口合法性的基石是平衡商标所有人与载体产权持有人之间的合法权益。在市场竞争中,只有在公认的商业道德的基础上,才能坚持国际穷竭原则和原始销售原则。为了维持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