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2018仿制药专利制度实施给仿制药企业将带来什么挑战?

 

 
 
2018仿制药专利制度实施给仿制药企业将带来什么挑战?
 

2018仿制药专利制度实施给仿制药企业将带来什么挑战?
众所周知,在专利时期,原研究药品几乎垄断了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导致药品价格高企,但也是对研发公司的积极激励。可以预见的是,诺华和辉瑞的化合物失去了专利保护,大量国内公司争相“模仿”。如果“仿制”成功,就意味着原研究药物以同样的价格进入市场。但实际上,这些公司只花费了最初研发的一小部分。根据诺华公司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财务数据,Entresto现在是美国心力衰竭患者的标准治疗手段,而Entresto的全球销售额同比增长了29555%。目前尚不清楚Entresto在中国的利润将有多少被中国公司分割。
正是因为抢夺仿制的优势,一些企业才会有针对性地发展专利挑战。据GBI介绍,最近,美国药品收购与知识倡议(I-MAK)和福建广森塘药业对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SIPO)对苏富韦(Sofobuvir)氟化核苷类似物专利提出质疑,并在IPO中获得专利无效。在此之前,I-MAK加入了其他公共福利团体,在欧盟、印度和俄罗斯等国对这种药物的专利申请提出质疑,索非亚的核心专利此前在印度和埃及遭到拒绝。
 
 作为吉利最赚钱的产品,Sofobuvir于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事实上,在发达国家,丙型肝炎药物已经萎缩,而中国有1000万患者,这是几家制药公司的新战场。除了BMS、阿尔贝托等公司在中国推出产品外,本土公司也在竞相推出该药品。然而,从SIPO公告的结果来看,“部分失效”对吉利的影响不大。在这项专利于2024年到期之前,仿制药公司不会有多大优势。
 
 
 专利挑战制度
 
根据Hatch-Waxman法案规定,仿制药企业商在递交ANDA时,必须依照橙皮书的规定,递交以下四种声明之一[1]:
 
第I段声明(PI):该药品无专利;
 
第II段声明(PII):该药品有专利,但该专利已经失效;
 
第III段声明(PIII):在相关专利失效前,不要求FDA批准该仿制药;
 
第IV段声明(PIV):与申请的仿制药相关的专利是无效的(策略1)或者仿制药不侵权(策略2)。
 
其中,第一个向美国FDA递交ANDA、并含有PIV声明的仿制药申请者,如果专利挑战成功,则FDA将给予180天的市场独占期。在这180天内,FDA不再批准其他的ANDA持有人上市,而获得市场独占期的仿制药企业可以以原研药60%-90%的价格在市场上销售,以弥补其在专利挑战时消耗的诉讼费用,并快速地收回成本[5,6]。例如Barr公司在2011年8月成功挑战了Eli Lilly公司的Prozac专利并上市其仿制药氟西汀,其在180天市场独占期内就获得了31亿美元的销售额。该制度大大激励了仿制药企业向原研药企业挑战专利的积极性,由于价格竞争的因素,是否获得180天市场独占期对收益可以产生5~10倍的区别[1]。当然,有些仿制药企业即使不是第一个申请人(First Filer),不能获得180天独占期,但仍会选择在递交ANDA时提出PIV挑战,因为如果成功地规避了原创的OB专利,或是OB所列专利不可实施或无效,则ANDA持有人可以排除保护期较长的专利的干扰,尽早获得FDA的批准,提前上市。据FDA数据显示,2004年1月1日至2011年6月10日,提出PIV声明的ANDA申请达766件,对应的原研药为556个,其中,Teva、Mylan、Apotex、Sandoz等世界大型仿制药企业均是提出PIV挑战的主力军。
 
PIV声明的ANDA是典型的仿制药挑战专利,PIV声明即为挑战书[12]。含PIV专利挑战的产品是可以在NCE-1(即NDA批准日期满48个月后的第一天)递交ANDA的,这一天通常被称为“首仿日”,如果在这一天有多家仿制药企业递交ANDA,那么在专利挑战成功后,它们将共同拥有180天的市场独占期。含PIV声明的申请者在其ANDA被受理后的20个工作日内,应及时通知NDA持有人和专利权人,并提供仿制药产品未侵权或原研药企业专利无效的法律依据。如果NDA持有人和/或专利权人在45天内提起专利侵权诉讼,则30个月遏制期启动,在这30个月内,FDA会继续审查ANDA申请人的材料,材料合格的给予临时批准,但不会批准其上市。如果遏制期内诉讼判决专利无效或产品不侵权,则在判决生效之日临时批准转为正式批准,允许上市并获得180天市场独占期。
 
 
最终SIPO在复审之后宣布该专利“全部无效”,而非“部分无效。”如果是部分无效,那么其他企业试图开展仿制药研发,也需要绕开现有的化合物结构。这项在美国和欧洲均已获批上市的原研药物为何在中国的专利申请受阻?这一结果是否合理?这些疑问恐怕难以给出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对诺华而言是不小的冲击。尽管双方都十分坚持自己的立场,但最终诺华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辉瑞JAK抑制剂化合物恐怕也无法逃脱同样的命运。
 
安杰律师事务所王蕊律师认为,在审查指南修改后,化学和生物领域的专利从业人员一度被告知应该对在中国的专利实践恢复足够的信心,毕竟官方已经确认在审查创造性时允许提交补充数据。然而,从最新的案例来看,无论是对公开充分性的评估还是对创造性的审查,很难说复审委对补充数据的审查标准有了明显的变化。显然,那些在这方面期待能看到突破的专利从业者,恐怕还得另行寻找解决这个问题的替代方法。